1. 首页
  2. 《河》 刊
  3. 第30期
  4. 我对中国福传有感

我对中国福传有感

新甲型H1N1流感,俗称“北美流感”或“猪人类流感”正在威胁着全球,大家都担心会否在人与人、人与禽鸟的接触当中受感染。想起今年三月,我来到石家庄和北京,与当地神长、修士及教友作信仰交流,从中我也受到感染。不过,这种感染并不是病毒流感,而是我对中国福传“有感”,一个强而有力的相互感染,一些深刻的感受。十多年来,再没有到过河北省如此分享信仰,今次重返旧地,实在有不少美好和难忘回忆。是次与国内兄弟姊妹的相聚,碰上不少亲切面孔、熟识名字的旧友,为我最深刻的,更是由河北同胞唱出中国腔调的信仰歌曲,充满着中国人的情怀,更勾起了在我内的中国心。《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》一曲,当唱到“天主圣神使我们心灵合一,爱使我们相聚在一起”一句,使我感到能与大家结缘,在团体内欢聚,全是天主圣神赐予的福份。这福份更是我们作为基督徒的福气,能在基督的奥体内结合;因着这份福气,我们才可向别人见证这份爱,才可以通传福音和感染他人。对我来说,我对中国福传“有感”,正是因为这次交流,使我体会到基督徒要先经验在主内的福气,司铎要先肯定自己召叫的福份,才能活出和见证福音的精神,才能使国内的福传工作具有感染力。我希望通过本文,分享一下福传的本意和精神,再而谈谈我对国内福传的一些感受,借此在主内彼此互勉。

听闻北京教区在这几年要强化传教工作,为使更多人认识基督,加入天主教会。这样,福传工作显得更为重要和优先。今日我们常把“福传”一词挂在口边,其根本意义和精神,是否真的在我们每一位基督徒的言行中,活现出来呢?按照罗马圣职部于1997年的《教理讲授指南》36-39号所指,“福传”一词就是天主启示的传递、福音的传授、喜讯的传扬、救恩的通传。如果要应用圣经的图像讲述教会福传,种子的比喻是最适合不过的,这也是《教理讲授指南》所应用的。只有经历不同的福传过程,并配合人的皈依阶段,信仰种子才得播种和札根、发芽和成长,直至成熟。结出果实后,其种子能继续传播开去。

简单来说,福传工作是生生不息的,它标志着基督徒接受福音的恩赐,同时是基督徒宣讲福音的使命。这里,我想起另一个圣经的图象,用它来谈论福传,可能另有意义,就是十童女等待基督新郎时手持的油灯,一盏油灯要盛载足够的油,油着灯芯浸上来,才能燃点发光。经验告之,因着天主的爱,借不同途径,我们借着认识福音而皈依天主,借着接受圣言而转化生活,日渐肖似基督,我们的生命由此燃起了的亮光。基督徒要手持一盏“信仰油灯”,为世界发光发热,同时也能要点燃其它人的油灯。“福传”的意义正在于此,人要先体验到圣言的圣化和福音的陶化,才能把这福音传递给别人,与别人分享圣言的生命。这样,福传的第一步就是要为非教友准备一盏有油而可作燃点的“信仰油灯”,这就是慕道培育。有时,人要先经过信仰交谈、福音初传的过程,才可进入系统的慕道培育,开始礼仪生活和爱德行动。准备一盏“信仰油灯”就如同领受入门圣事前的培育过程,让儿童及成人慕道者能妥善地加入教会,让他们的信仰燃点起来。当然,“信仰油灯”能否燃点全是天主的恩赐、圣言的造就,但教会内的神职人员、传道员及教友团体的参与和见证,就是让这“信仰油灯”添上足够柴油,这更是不可或缺的,而“信仰油灯”的完备与否更在乎于培育时期的长短,以及培育内容的质素。不过,纵使拥有一盏完备而有足够柴油的油灯,也不代表它能够长期点燃,故此燃点了的“信仰油灯”也要不断加油,不然油灯的火光也会熄灭。每位新教友的这盏油灯,无论多么完备有油,如不加油,也不能延续其信仰生命;加油使它继续发亮发光,并能把这火光传递给他人,就是指入教后的延续培育,即福传的另一步。当然,“信仰油灯”的完备,有时并非全取决于有否加油等主体因素,也会因客观环境,导致其灯芯的粗线绳强化或变紧,因不过油而无法用作燃点。一些信仰被俗化社会环境蚕食的传统天主教国家,当中的基督徒需要“福音新传”,如同需要给灯芯不过油的油灯,重新换上新灯芯一样,让福音在其信仰生活上重新札根。既然,每一位基督徒都需要一盏盛满油而燃点发亮的“信仰油灯”,同时用来燃点他人,我们的福传工作该如何开展呢?简单来讲,使自己成为完备有油的“信仰油灯”,与燃点他人油灯是不可分割的。“福传”同时是实践福音生活与见证福音信仰本身,一盏发光的油灯,自然也能照亮和燃点他人,而我们活出基督的圣言之同时,也正是把基督的圣言通传和感染他人,这构成每一位基督徒的身份和使命。一位名副其实的基督徒,在活出基督精神之同时,也是在参与见证基督的使命。

去年11月的世界主教会议第十二届大会《致天主子民书》,清楚指明圣言对基督徒生活和使命的重要性。基督徒的身份建基于聆听天主圣言的启示声音(第一章)及活出基督的面貌(第二章)。为此,基督徒要札根于圣言的居所 (第三章),即教会生活的四大支柱,包括聆听圣言,圣事礼仪,祈祷生活和爱德服务,才能走上圣言的道路 (第四章),把圣言带进世界,活出见证圣言的福传使命。换言之,基督徒的福传使命,就是要承担其先知,司祭及君王的三重职务,这与塑造基督徒身份所要具备信仰生活的四大支柱,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,二者不能缺一。更清楚地说,没有肯定和认清自己基督徒的身份,就无法实践基督徒的信仰使命;同时,若不承担教会的福传使命与职务,也不能表达出基督徒的身份。基督徒的先知宣讲职务,让我们要聆听圣言、信从基督,才能因着信仰培育,向人宣讲圣言,包括福音初传、教理讲授、主日讲道。司祭的礼仪职务,标志着基督徒要妥当地领受圣事、实行祈祷,借此圣化自己成为爱德生活的真实标记,才能借礼仪的服务,使别人获得信仰转化、皈依天主。君王的社会见证职务,要求人履行爱德,借这爱德的使命,基督徒能服务他人,践行真理和正义。

如果把“信仰油灯”的比喻,以及《至天主子民书》的训示,用于反省国内的福传情况,基督徒身份与使命的培育和强化,该是整个福传的方向:(一)给儿童及成人一盏盛满油的完备“信仰油灯”是当务之急。有时,可能堂区急于要达到传教效果,希望有相当的入教人数,就简化了儿童的入教培育,或推出成人入教前三个月至半年的培育“即食套餐”,这是无法孕育出基督徒的皈依生活和使命的。相反,一个系统和整全的慕道培育时期是必须的,目的不在于信仰知识的传授,而是要使基督徒的信仰生活札根于天主圣言,由聆听圣言到与基督圣言相遇,由回应圣言到实践圣言。(二)对于国内的青年,一般成人的长时期系统培育,也可能未为适合。基于社会环境的种种限制、现今物质享乐的氛围,他们在寻求爱和生命价值的过程中,往往容易迷失、受诱、受挫,甚至失望;这样,建议在青年过渡期内,不妨花多点时间,作慕道前期的培育,可以分不同主题或单元,让青年人在个人成长、人格,文化,家庭,社会等各方面,强化自我认识、生命价值和团体参与。事关,青年人一旦连自我肯定和价值都未能确认,更没法认清基督徒的身份和使命。(三)对于所谓“老教友”,他们是由背诵要理问答而培育出来的一群,面对着今天多元与复杂的社会发展和环境,要活出信仰生活和使命,实在会遭到极大挑战和影响,其“信仰油灯”的灯芯可能也已出了问题,需要“福音新传”。(四)今日,国内的福传方向可能只偏重于入教前提供“信仰油灯”,但所盛载的油往往不足,更重要的是缺少继续“加油”的功夫,即没有信仰培育和团体的衔接。入教前培育固然重要,但入教后延续培育和信友团体,为信友的信仰成长和见证更是不可忽略,不然,基督徒的信仰身份和福传使命,不能持守和实现,更无法建树教会。没有延续培育的“加油”,即使是满载油的油灯,一旦烧尽,也没法燃点,更无法继续点亮他人,结果反而是新教友逐一流失。唯有革新现有善会,以及发展新教友的信仰团体,才可帮助新教友融入教会生活,札根于信仰的四大支柱──圣言与信仰,礼仪与圣事,祈祷和灵修,以及伦理与爱德见证,好让他们活现基督徒的生命和使命。(五)要使儿童,青年和成人能恒常地手持着一盏燃点着“信仰油灯”,并能燃亮他人,这不该是修士、修女或教友传道员一人,以及传道小组的职责,而是整个堂区团体的事,并该在堂区司铎的训导职务下进行。其实,堂区的福传工作不单只属于教友先知、司祭和君王三重使命,更有赖司铎如何践行这三项职务。今日国内大多的堂区司铎,可能只集中于施行圣事,即司祭或圣化职务。但司铎的先知与训导职务,更要显明于其教理讲授及主日讲道的工作;这并不是要求每一位堂区司铎,要走在前线,亲身教授所有儿童、青年和成人要理,甚至出外传教,而是他们须对堂区各项福传工作、慕道及培育课程的编排和内容,导师的教理演绎和方法应用等,给予协助,指引和监管。至于司铎的君王或管理职务,就是要推动、统筹及发展堂区不同教友善会和团体之信仰生活、社会服务与爱德见证。

无论如何,按现今国内教会的培育和资源情况,我对国内的福传工作要给予正面评价,并充满希望的,相信以上福传方向的反省和建议,都是在国内可行的,一些更是指日可待,这正好配合着普世教会的训导。正如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07年于《致中国天主教会的牧函》中所言,他要牧者和平信徒谨记:宣讲福音,要理讲授和爱德事业、礼仪和敬拜活动,以及牧灵上的各种策略,属于主教与他们的司铎。他们要不断延续着宗徒们在圣经和圣传中传递下来的信仰 (第七项)。就司铎培育方面,教宗劝勉神职人员必须接受适当的持续培育,不单为了在国内复杂情况下宣讲福音,更是为了在现时社会文化的剧变执行司铎职务,负起“福音新传”的使命 (第十三项)。就奉献生活方面,教宗重视献身生活者 (修士及修女)在教理讲授及堂区组织活动中不能取代的角色 (第十四项) 。在成人的信仰入门方面,教宗既强调相称及严谨的慕道培训期,以孕育成年人的信仰,借入门圣事而加入教会,并同时鼓励堂区继续为受洗的教友提供札实而深入的延续信仰培育。就慕道形式方面,教宗引用《平信徒》宗座劝谕61号及《天主教教理》1230-1231号,指出慕道培育配合礼仪阶段的入教过程,以及受洗后的释奥培育和教理讲授之重要性。至于培育内容,教宗尤提醒:“传福音并不只是理智上的传授,更是通传生命的经验,即整个人存在之净化和转化,并在共融中一起迈进”(第十六项及注55)。而宣讲福音、为主作证,皆属于整个国内教会的使命,因为天主教会本身因着基督的传教训令,成为福音生活和宣讲的团体。(第十七项) 另外,随着保禄年的结束,教宗已宣布2009年六月十九日揭开“司铎年”。在保禄年,教会强调基督徒的信仰皈依和福传使命,这与教宗于司铎年要推动司铎延续培育,强化司铎训导、圣化和管治职务,互相呼应。人的信仰皈依,教会的福传工作与司铎的身份和职务,是互为紧扣的,而基督的面貌更好借着司铎的生活和使命,得以在教会内具体化,并在世界里彰显出来。最后,愿天主圣神继续在这五旬节,给中华大地燃发更新,求天主降福国内的天主子民!